全国客服电话 010-69443697

估值1000亿美元,网红社交鼻祖Instagram正在“过滤”世界

时间:2019-12-09

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凯文·斯特罗姆坚持硅谷最初的立场:技术改善生活,联系帮助人类,而技术专家也并没有掉进钱眼里。

【猎云网(微信号:ilieyun)】11月30日报道 (编译:张璐璐)

编者注:2010年以来,全球政治、经济的改变使人们感到乐观,科技的发展也功不可没。本文是一篇采访实录(有删减),讲述了Instagram的联合创始人凯文·斯特罗姆(Kevin Systrom)对该公司规模、影响等方面的看法。

Instagram的这位联合创始人身高一米九,举止谨慎、风度翩翩。与他交谈时,会感受到他强大的气场。对他而言,对话是一场竞赛,他正在规划潜在的结果。他能经受诱惑,避免身陷即将爆发的阶级战争或涉及马克·扎克伯格的复杂政治关系。同时,他拥有巨大的孩子般的好奇心。他在26岁时共同创立了一家公司,在32岁时便成为了亿万富翁。

即使十年后,很多人仍然对社交媒体在人们生活中的作用感到困惑,但凯文·斯特罗姆坚持硅谷最初的立场:技术改善生活,联系帮助人类,而技术专家也并没有掉进钱眼里。

以下是外媒对斯特罗姆的采访,由猎云网整理删减。

Q:Instagram改变世界,世界融为Instagram的一部分,你感觉如何?

我走到街上,看到人们使用我精心制作的产品,但令我奇怪的是,这并没有令我吃惊。Instagram于2010年10月5日上线,截止当天就拥有了2.5万个用户。我认为大概24小时后,有人在回家的地铁上使用它。但是我们并没有开始改变世界。我们只是想着手制作一个我们喜爱并且乐意使用的优质产品。事实证明,我们很幸运,我们的想法与其他人的兴趣相契合。

Q:我几周前去看一场音乐节目,他们没收了我们的手机。Instagram影响文化这一点你如何看待?

你是指有人以某种方式“禁止”Instagram的使用。但我认为这就像不提供Wi-Fi的时髦咖啡店一样,他们想要更多人与人之间的对话。这也是另一种方式。十年前,博物馆可能会禁止摄影,而现在大多数博物馆的态度可能是“游客应该和艺术品合影,这是宣传的机会。”2014年,杰夫·昆斯(Jeff Koons)的回顾展标志着惠特尼博物馆(Whitney Museum)创建的首个Instagram标签:#Koons & #ArtSelfie。因此,一些活动反其道而行之,例如Instagram直播的时装秀,有些餐馆也在Instagram上分享菜肴。还有一些食物就是专门为了在Instagram上分享创建的,例如Instagram用户@vibrantandpure在2016年推出的“Unicorn Toast”频道。

Q:你是否认为现在有些人可能只是单纯为了在Instagram上分享而不是为了获得体验?

的确有人是这样的。当我骑自行车穿过金门大桥时,那里到处都是拍照留念的人,向人们展示他们的确去过旧金山。但我认为,从广义上讲,如果人们正在体验,并希望与他人分享这种体验的乐趣是很棒的。这就是我们创建Instagram的原因。我的目标是创建人们喜欢且实用的产品,并且考虑到构建此产品的副作用。但是我经常认为人们喜欢根据一个小的、有趣的、或许易变的情景来判断产品,而不是根据大多数人的使用情况来判断。人们广泛使用Instagram与家人和朋友分享,并查看世界上对他们而言有趣的事物。这始终是目标。

Q:你从何时开始考虑出售Instagram或何时考虑将其出售给Facebook?(2012年4月,Systrom和Krieger同意以10亿美元的价格将拥有全部13名员工的Instagram出售给Facebook。当时,这是Facebook最大的一笔收购。)

我们曾一度坚决要独立。实际上,我们在出售公司前大概两天就获得了融资。在我们做出决定的最后一刻,扎克伯格加入了进来,使估值翻了一番,并构建了一个十分吸引人的未来,Instagram将有我们共同创建,并且保持独立。我们不希望Instagram被收购。但在此过程中,我们引起了许多公司的极大兴趣,我们均婉拒,而Facebook恰逢其时。的确,我们将这一契机视为加速Instagram成功的一种方式。他们也的确在整个过程中提供了巨大帮助。